五年魁道三年农药。

王泥喜夫人是也。

转载于 耀灵哟哟哟哟哟

这张太可爱了啊!!

转载自:耀灵哟哟哟哟哟

吴邪生日限定的自调!
希望新的一岁还是吴邪。我爱他。

转载于 閃島中树

我好开心啊!!!!!吴邪生日快乐呜呜呜呜

芳生录:

【吴邪生日合札】

0305祝我们老吴生日快乐啦!!!

谢谢每一位参与的人!抱抱大家,效率都超高!


and谢谢大家没有打这个催稿芳,各位都超美!

以下全体参札人员!所有排名不分先后!


@暮拾離 @长风万里 @安娜与国王w @余闲 

@花枝春野伊 @格格要努力寫字寫詩 @青林-Aorin  @緅鸑 

@Diffuse nebula @青簪—醉人間 @Dude @Puzzle 

@鼓钟  @不倒翁ゴ  @封疆#  @格瑞我们来玩吧 

@江风与雪   @五年魁道三年农药。  @蓝  @吴邪哥哥对着我哈哈大笑 

@周汝嫣  @森屿暖树  @孤棋独子  @十点半之前一定要睡觉 

@暮然 

 

  

谢谢各位的参与❤

拼了卡(´・︶・`)

吏青睡前小段子。

这天睡前,赵吏和夏冬青人手一个平板窝在沙发上刷论坛。

赵吏给他看了几个标题,无一例外都是打着青娅的tag,然后颇幸灾乐祸跟他说:“你也就只能在女的面前攻一点了。”
真是非常过分。

夏冬青白他一眼动动手指,没一会儿也给他看几个标题,无一例外都是打着茶吏的tag,然后语气薄凉:“你再女的面前都是被压的份。”

赵吏:“...”
赵吏:“...”
赵吏:“...”

夏冬青:“别..沙发上太挤..去,去床上!”

End。晚安好梦。

[吏青]为敌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594409


吏青向视频_(:з」∠)_耶。

回头看看自己这都是剪得什么玩意儿...

大概不是糖,但是是粮啊!!

有个蛮老的笑话,试着带入吏青了以后发现超级可爱(。)

夏冬青:“赵~吏~你~喜~欢~吃~什~么~呀~”

赵吏:“我~喜~欢~吃~说~话~特~别~慢~的~小~冬~青~啊~”

夏冬青:“喔酱紫啊我造了。”

梦境

段子。

——————————
我是被幽怨得快要实质化为利剑的目光刺醒的,一睁眼见教授阴惨惨的脸也吓得够呛。
搔着后脑坐好再揉揉干涩的眼,我好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里一开始和过程已经模糊了,只依稀记得结尾是我和另外一个人接了谁回家。

...别想那么多了,还是好好听课,不然面前这个老顽固是绝对不会给自己学分的。
“吴邪,你说说你,上这么重要的理论课都敢睡觉?不想要学分了是吧?”

在经历唾沫星子横飞的狂风骤雨式批评后我终于顶着死人脸走出了办公室的大门,可是满脑子都是光怪陆离的梦。

到底是谁?

我到底接了谁回家?

碎碎念。

其实夏冬青吃的那片太岁是有效的。
他已经获得长生了。
长生的刺激之下人魔蚩尤更激烈地挣扎,差一点就冲破了夏冬青的躯壳而出。
那通红的双眼就是最好的证明。
“...我已经获得长生了,赵吏。”他自己也明了。
一切他都明了,包括他那被掌控的命运。没人能终结他的生命,吃了太岁的人是杀不死的,更何况他体内还有那玩意儿。
长生是极无趣,漫长而令人发狂的。赵吏大概了解这种感受。

赵吏骗了琴姐,那太岁有效。
他同样骗了夏冬青,不过终究瞒不过他。

Sun,突然满脑子虐。只是瞎猜。新开脑洞写了个小短篇,写完发。
(#‵′)

今天語文考試就沒閒下來(ฅ>ω<*ฅ)害羞。

語文作文寫的是趙吏中心吏青!整個人都不好了。

另外腦洞開的大在卷子上亂糟糟寫了一堆。

夏冬青:“如果我身上有鬼..呸,如果我是药的话,你也会那样对我吗?”

赵吏:“我会帮你剥离的。”

夏冬青:“那除了[哔——],还有什么方法可以延缓你的衰老?”

赵吏:“你。”


另,题目是“你依然____”

衍生脑洞。

“你依然扣工资”

“你依然换发片”

“你依然吃泡面”

“你依然穿围裙”

“你依然鬼上身”

“你依然卖关东煮”

(:3▓▒

我关注的人

© 五年魁道三年农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