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魁道三年农药。

王泥喜夫人是也。

吴邪

我心不在焉地吃着饭,想得太入神以至于戳烂了碗里的汤圆浑浊了汤水也一无所知,最后我妈实在看不下去了才拍拍我的胳膊,告诉我吃饭的时候专心点。


我支着下巴看她,操劳让她最近眼角纹加深许多。一时间心里感慨万千,说实在的,没想到在这些风浪之后还能常陪父母吃饭。


今天是正月十五。二零一五年三月五号,元宵节,也是我的生日。其实我对这种日子打从中学以后就没什么感受,大学生活也基本没想起来过。


晚饭是长寿面,手工面小山上堆起一小撮翠绿葱花。


开始的日子里我几乎不能阖眼,一到子夜梦里全是我的局我的谋。冗杂的令人头痛的声音频繁告诫我不要陷太深。


可是我就这倔脾气。仿我爷爷。我这人显著特点之一就是好奇心重,重到无可救药,所以我坚持我的选择。


眼前烟波诡谲迷雾重重而我不能收住脚步。相较以前我的改变也算很大,总而言之,老子变强了。我不敢妄语我能承受一切,但我需要给自己一个交代,还有未解的谜在等我,还有张起灵,还有几个月。


面凉了,但是很好吃。


热度(3)

© 五年魁道三年农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