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魁道三年农药。

王泥喜夫人是也。

双十一(:3▓▒写写吏青虐自个儿(🐶)ooc慎,短。

————————————————————————————————

赵吏,你开心就好。

这是夏冬青本月以来对他说的最频繁的一句话。

最近也没什么重大差事,所以赵吏闲暇之余就泡在444里,各种耍宝搞怪作幺蛾子,根本停不下来。惹得夏冬青一口一个“赵吏你大爷”,到最后竟然麻木了,可以做到视而不见,然后说一句——“赵吏,你开心就好。”

可赵吏不干呢,好容易大爷赏你个脸逗你乐还不领情,于是他无声抗议起来。

已经到平安夜前夕了,半夜店里人也多了起来。情侣们挽着手亲昵说着腻歪的情话,丝毫不顾及店里还有收银员这一存在,甚至还有几次差点亲起来。夏冬青屡次想一拍收银台大吼“要秀恩爱出去秀去”而无果。更让人生气的是,赵吏这货还干脆坐在吧台跟前电话里各种谈情说爱。

——根本不给单身狗活路啊!

十一点四十五,王小亚的头像在手机屏幕上闪烁着。夏冬青满怀欣喜接起来,差点就想高喊“壮哉女神”了。

“冬青!本宫今天还有事啊——可能明天也闲不下,平安夜和圣诞节祝福我送到了你自己过吧MUA——”

戛然而止的通话和突如其来的忙音给夏冬青在大冬天泼了一盆冷水,透心凉,心飞扬。

他撇着嘴挂掉电话后一转头就见着那个人模狗样的家伙正摆弄着一条千鸟格的黑色围巾,和他脖子上那条白底儿黑格的似乎是情侣款。一看就不会便宜,百分百是他经济和心脏都承受不起的价格。

正好客人也走了,夏冬青解了围裙走到吧台旁斜斜倚着冷嘲热讽。

“哟,又是给哪个姑娘的圣诞礼物吧,怎么,有钱买围巾没钱给我发工资啦?”

赵吏笑得眼角笑纹浅浅浮出来,像只得了便宜的大猫。

“青仔,我纠正你两点,你听着。一,这不是圣诞礼物,是平安夜的,圣诞节还另送大礼呢。”夏冬青翻个白眼默念着败家子儿。

“第二——”赵吏故作神秘的停顿有些惹恼夏冬青。“你爱说不说。”转身欲走。“哎,我说还不成吗?说,说。第二,这不是送给姑娘的,是送给你的——除非你自己承认你是个姑娘。”一句话噎得夏冬青不知如何是好,他似乎不太相信这个事实。

“你谈恋爱烧了脑子?赵吏...你开心就好。”

赵吏摘掉围巾上的标牌笑嘻嘻揽过他,另一手扯着围巾在夏冬青脖子上绕环,后者则一脸无奈任他动作。

“冬青啊,我跟你讲...”说这话的时候赵吏正悄悄将手伸向店里灯的开关。“围巾是Burberry的,贵着呢。怎样,有没有感动到以身相许?”

夏冬青伸手想扯下围巾,突然眼前漆黑一片。他挥手却什么也看不见,耳畔是赵吏惊诧又警惕的声音:“诶?我还没关灯呢。”话音刚落,两人敏锐听到店外街道上不绝如缕的啼哭声,起先像是病夭的婴儿,又转为虚弱的女人,在这之后,钟声响了。

——平安夜到了。

由远及近的钟声愈发响了,那令人毛骨悚然的哭声也渐行渐近。两人在黑暗中不自觉靠紧,赵吏揽着夏冬青轻声道:“别出声,它们在靠近了。”

—The End—

热度(22)

© 五年魁道三年农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