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魁道三年农药。

王泥喜夫人是也。

梦境

段子。

——————————
我是被幽怨得快要实质化为利剑的目光刺醒的,一睁眼见教授阴惨惨的脸也吓得够呛。
搔着后脑坐好再揉揉干涩的眼,我好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里一开始和过程已经模糊了,只依稀记得结尾是我和另外一个人接了谁回家。

...别想那么多了,还是好好听课,不然面前这个老顽固是绝对不会给自己学分的。
“吴邪,你说说你,上这么重要的理论课都敢睡觉?不想要学分了是吧?”

在经历唾沫星子横飞的狂风骤雨式批评后我终于顶着死人脸走出了办公室的大门,可是满脑子都是光怪陆离的梦。

到底是谁?

我到底接了谁回家?

热度(4)

© 五年魁道三年农药。 | Powered by LOFTER